友博棋牌 > 玄幻小说 > 惊鸿变 > 第608章:生无可念寻短剑

第608章:生无可念寻短剑

  叶惊鸿只是一介凡人,龙可欣却为自己丧失了八千年的修为龙丹,关键二人之前并不熟知。

  这种恩情深似海。

  看得出水怪厉害无比,然而他只是被困的猛兽。

  因而要想让龙可欣脱困,也只有靠自己。

  叶惊鸿坚定信心,一定要助龙可欣脱困。

  他转身大步的向水宫而去。

  然刚迈开步伐,一股强大的拉力竟然让他动弹不得,转身看向水怪。

  水怪丑陋的脸上,那眼神变得无比的严峻。

  “你只是个弱者,在我这没人能伤的了你,然而你再走出,你不仅救不出公主,你的性命都会不保,不是你每次都那么幸运,可以逃到我的攻击范围之内?!彼钟锲涞没汉?。

  “公主对我有恩,我即便粉身碎骨也无以报答,因而我现在别无选择?!?/p>

  水怪叹息一声,公主没有救错人,这小子还算的上有良知,知道知恩图报,只是面对龙誰,他只是一只弱小的蚂蚁。

  “这些仙人,嘴里挂着仁义道德,骨子里却做着丧天害理之事,不过公主毕竟身份珍贵,龙誰不敢伤到她,要想救她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只要能将公主带到我这里,她便安全?!?/p>

  “那龙誰囚禁整个水宫仆人,并将公主软禁,若是他强行对公主无礼......”叶惊鸿没能说下去。

  闻言,那水怪双眼中也散发出火焰,真气在全身流淌,然而更多的便是心中那无可奈何。

  “师傅,你还是放我回水宫吧?知道龙誰等人厉害,我也不会鲁莽行事?!?/p>

  水怪目光紧盯着叶惊鸿。

  一个仙界玄光大帝之女,一个叱咤风云的绝世妖王,如今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修行低微的凡界小子身上。

  “好,你别的都不要管,只要将公主带到我这里来,即便龙誰将整个四海龙宫的官兵全部带来,他也伤不到公主一根汗毛?!?/p>

  这是强者的言语,水怪的确有这样通天的能力,只是这么强大的一个妖界之王,被仙界困在这鸟兽之中。

  “是,我定当会将公主带回此处?!币毒枘抗庀?,话语坚定。

  说话间叶惊鸿便要离去。

  “你还想去遥光大陆吗?”

  叶惊鸿一顿,不解的看向水怪。

  “那也是我的使命?!?/p>

  “等将公主救出来,你带她一起前往遥光大陆?!?/p>

  “为何?”

  “仙界之人本就愚昧,公主身为玄光大帝之女,却被大帝画地为闹,囚困在此地八千年,她向往自由,所以我想你带她离开?!?/p>

  叶惊鸿没有完全听明白水怪的话语,眼神显得有些木纳。

  “算了,说什么都为时尚早,你还是能救得出公主,到时候再说吧?”

  叶惊鸿点点头。

  “那惊鸿现在就去水宫?!?/p>

  “切记,你现在的敌人不是你所认识的凡胎肉体,任何人都会将你击败,你必须学会随机应变,若是不支,千万不要被他们擒住,能到我这周边十里之内,你便安全?!?/p>

  “惊鸿定然不会让师傅失望,也定然能将公主带来?!?/p>

  说完叶惊鸿大步离开,而刚才拉住他的力量也似乎顿然失去。

  看着叶惊鸿渐行渐远的身姿,水怪深深的叹了口气。

  心里明白叶惊鸿此刻若想将龙可欣就出来,可谓是万难,然而此时却是唯一的希望。

  ......

  水宫大殿。

  他带来的亲兵伤了六个,死了一个。

  因而勃然大怒,来时他的父王四海龙宫的龙王,曾经叮嘱过自己,水怪所居之地,乃是仙界禁地,不得闯入。

  而这士兵却不听劝阻,强行闯入,导致魂飞魄散。

  更为可气的是重兵堵截,不仅让一个修行平平的小子跑了,而且还伤了他众位手下。

  “上官婉儿,你可知道那小子是谁?”

  身为水宫水医,上官婉儿对着水宫一切都可谓熟知。

  可是水宫根本没有士兵们所描述的少年,眼珠转了一圈。

  “难道是他?”

  “谁?”

  “就是公主救的那凡界小子?!?/p>

  “你是说那身上流淌万灵鲜血之人?!?/p>

  上官婉儿点点头。

  龙誰一笑。

  “我还真是幸运,万年大劫将至,若是能杀了那个小子,取得他全身之血液,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帮我炼丹?!?/p>

  龙誰说话间,眉头倒是紧紧的邹起,此次他特意打听那水怪的过往。

  这水怪有着绝世妖王之称,曾经在天地间都没有人能降住他。

  现在虽被困在此地,但是仙人仍没人将其斩杀,他恐怖的逆天修为仍在。

  有了上次的教训,连他的修行都不敢闯入水怪驻地。

  可恨的是那身上流淌着万灵鲜血的凡间小子,竟然逃到禁地之中,若是得到妖王的庇护,他还真的拿这个小子没有办法。

  妇人上官婉儿似乎看透了龙誰的心思。

  “既然我们现在抓不到那小子,不如让那小子主动送上门来?!?/p>

  龙誰心中为之一振。

  “何意?”

  “大帝既然下旨将公主许配给你,封你为招平驸马,你便是这里的主子。公主为救那凡界小子,不惜耗费了八千年的修行,可谓对着小子有再生之德?!?/p>

  “这些我都知道?!?/p>

  “你完全可以用公主的安危来威胁这小子,何愁这小子不会自投罗网?!?/p>

  所谓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真不假。

  “怎么威胁,龙可欣毕竟是公主的身份?!?/p>

  “这公主都被大帝遗弃了八千年之久,而你现在受伤可是有一道御旨,乃是招平驸马,只要不真的伤及公主的性命,一切不都是你说了算?!?/p>

  龙誰笑着点点头。

  这时,一士兵慌忙而至。

  “王子殿下,公主说一定要见你,若是见不到你,她会自行了断他自己的性命?!?/p>

  “真他娘的麻烦?!绷l说完,径直走出大殿。

  那妇人上官婉儿看着龙誰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僵硬,露出狠毒阴森的面孔。

  龙可欣的房门前此时站立着四个水兵守卫,见龙誰到来,相继点头招应。

  “王子殿下?!?/p>

  龙誰点点头,便直接推门而入。

  龙可欣看到让其厌恶的龙誰到来,可人的脸蛋上,却夹带着仇恨的目光。

  “怎么龙妹,这么快就想和我圆房了?”龙誰挑逗的说道。

  “呸!本公主就算嫁给一条狗都不会嫁给你?!?/p>

  面对公主的谩骂,龙誰倒是一点不生气。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夫君,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成夫妻之实,要不我们现在就将这件事情办了,龙妹,你真的很漂亮?!绷l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无耻!”闻言龙可欣愤怒无比,直接挥起巴掌挥击对方的面门。

  然龙誰是何人?一把便将龙可欣的手紧紧的抓住。

  “你连你的夫君都想打,相不相信我现在就将你就地正法?!?/p>

  龙誰一只手抓住龙可欣的手,一手搂住龙可欣的腰部,身体却向龙可欣逼近。

  龙可欣的眼中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你......”正在龙可欣恐惧之极之际,龙誰却将公主重重的一推。

  龙可欣被推到身后大大的龙床之上。

  龙可欣不敢再激怒对方,刚才的那一瞬间她还生怕有什么自己不愿发生的事情发生。

  “你为何关押我水宫中的众仆人?”

  “我龙誰好歹也是个王子,现在又是招平驸马,你看看你水宫的仆人,一个个的老弱不堪,他们怎么有资格服侍本殿下?!?/p>

  “他们再老弱也是本公主的故人,他们也根本没有犯任何错误?!?/p>

  “我说过我不需要这些老弱之人?!绷l强调一句。

  “那好,你总该让我的婢女碧游前来服侍我吧?”

  “看来公主还真是宅心仁厚??!想让我们放他们出来可以,除非你主动对我示好?!绷l露出邪邪的笑容。

  “你休想?!绷尚腊蛋狄Ы粞?。

  “你已经是我的盘中餐,本王子想要什么时候服下便什么时候服下,还有刚才和你一起逃跑的那小子,是不是流淌万灵血之人?”

  龙可欣龙眉一树。

  看样子龙誰并没有抓住叶惊鸿,他应该逃到老怪物居住之地。

  老怪物的能力龙可欣非常清楚,叶惊鸿自然安全。

  “是又怎么样,在我眼中你这王子连这个凡人都不如?!?/p>

  龙誰不仅没有生气,相反心中窃喜,他的万年之劫将至,有什么比他渡劫还重要。

  “这小子能在此地,似乎就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p>

  龙可欣自当知道龙誰想要什么。

  “龙誰,我告诉你,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公主,我若是死了,怕是连你的父王都会受到责罚?!?/p>

  “龙妹这是哪里话,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让你死?!绷l微微一笑。

  龙可欣龙眉一树。

  这龙誰手中的确有她父王玄光大帝的圣旨,这龙誰又是小人,保不齐这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情。

  现在的她越发看不懂自己的父君,将其贬到此地做小龙仙也罢?

  八千年不管不问她也不怪,但是竟然将她许配给这种人,她心中不服。

  一直不怨怪自己的父君,认为他有他的苦衷,而今心中竟然产生了怨言。

  神仙也罢,此刻她竟然生无可念。

  手中突然显现出一把水剑,挥动而起,想要抹断自己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