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博棋牌 > 灵异小说 > 恐怖短信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钢琴老师

第三百四十九章 钢琴老师

  而且那天晚上,张涵涵发现自己的脖子越发疼了起来,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是软组织挫伤,而且是外力造成的。

  张涵涵开始害怕,后来她的行为和赵桓枢之前遇到的想要驱鬼的人都差不多,找了很多所谓的仙家和尚道士都没什么作用,在那之后才听说以前的老同学李德龙最近在和一个大师合伙做什么驱鬼法事,而且据说十分灵验,才在聚会的时候把事情给李德龙说了。

  李德龙也学会了赵桓枢问人的那一套,问张涵涵三个月前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一如既往的,张涵涵说没有。

  李德龙还对赵桓枢说他也觉得张涵涵不是那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事情的人,这个女孩人非常好,而且特别善良,记得以前有一次放学李德龙和她一起走,结果她看到前边儿有一只小猫横穿马路的时候,被经过的车站挂到了,张涵涵竟然拼了命的跑过去把小猫护在怀里,因为这样差点就被卡车撞了,被司机大骂一通,结果张涵涵抱着那只小猫哭着和司机大吼,说明明看到有小动物还开过来,它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总之,张涵涵给李德龙的印象很好,赵桓枢想既然这样的话,只能明天等人来了自己看看再说。

  第二天张涵涵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赵桓枢发现这女孩长得有些矮,而且典型的萝莉脸,虽然已经有二十好几,但看起来跟一个初中生似的,而且眼睛始终不敢正视赵桓枢,赵桓枢知道她的这种不敢,并非心虚,而是单纯的怕生。

  另外赵桓枢也没有从这个身上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问她的问题,张涵涵也如实回答,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赵桓枢示意张涵涵不要拘谨,先让她喝了桌上泡的绿茶,然后等她适应了以后才接着道:“你的情况我知道了,就是总会梦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在一片火海里掐着你的喉咙,醒来以后皮肤上有淤青,但会很快消退,不过疼痛还有伤却不会消失,对吧?!?/p>

  张涵涵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赵桓枢说的这样,赵桓枢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封鬼榜的字体有些发红,说明这个张涵涵已经被阴鬼缠上,可惜的是不是特殊阴鬼。

  “嗯……”赵桓枢想了想,问道:“那你在三个月前,有没有一个人走夜路,或者是说,看到过一团红颜色的东西的经历?”

  张涵涵仔细回想了好久,说绝对没有这种情况,自己只是一个小学老师,每天下班就回家,偶尔会去男朋友那里过夜,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九点以后还在街道上。

  赵桓枢感觉奇怪,又问:“那三个月前,在你身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或者是,不一般的事情?!?/p>

  张涵涵眉头有些微皱,揉着太阳穴又想了好久:“嗯……没有吧,这个……如果是非要和我有关,不一般的事情,嗯……就是我找到了现在的男朋友?!?/p>

  “男朋友?”赵桓枢问道:“是什么样的人?有没有从事丧葬事业?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张涵涵听了连连摇头,说自己最害怕的就是那个,自己的男友是一个艺术补习学校的钢琴老师,而且现在和他的感情非常好,两个人的性格和脾气都是属于十分温和的那种,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噩梦的关系,张涵涵已经决定过几个月就和男友结婚。

  赵桓枢心想你虽然这么说,但是有必要去见见你的男朋友,毕竟,你的症状是遇到他以后才出现的。

  当赵桓枢提出要见张涵涵的男朋友时,张涵涵急忙说道:“这个,不行不行,我的男朋友虽然性格温和,但是他特别讨厌神神鬼鬼的东西,上次我和他说我做梦是不是撞鬼的时候,他第一次对我不满意,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弄这套迷信的东西,有次我半夜噩梦被吓醒,让他看我脖子上的淤青,但他也说没看到?!?/p>

  “后来我请法师,还是背着男朋友在自己家里进行的,按他的说法,就是我平时吃太多香辣的咽喉痛,工作压力大才做恶梦的?!闭藕行┎缓靡馑嫉难缘?。

  赵桓枢说,既然这样,今晚我过去你那儿,就说我是你同事,你不是小学老师么?到时候准备一本教案,就说把我的拿错了。

  张涵涵想了想勉强点头同意,于是先离开了。

  到了晚上,赵桓枢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差不多打电话给张涵涵,为了避免她男友起疑心,就直接问自己的教案是不是被张涵涵拿走了,在张涵涵的配合之下,赵桓枢来到了张涵涵男友的公寓。

  因为张涵涵毕竟紧张的缘故,说具体门牌号的时候有些含糊就挂掉了电话,赵桓枢再打去就没人接听了,没办法,赵桓枢出电梯以后正好看见楼道里走过来几个去跳广场舞的大妈,就问她们这儿有没有住着一个钢琴老师。

  大妈听赵桓枢这么一问,不知道为什么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不太好看,看赵桓枢的眼神也毕竟怪:“你是说1502的那家吧?是有个老师?!?/p>

  “哎呀你说这个干嘛,走吧走吧?!?/p>

  “小伙子我看你斯斯文文的,是那个老师的朋友?”有一个大妈开始八卦道。

  赵桓枢说不是,只是同事来找他有事。

  “嗯嗯,小伙子,办完事就快走,我劝你啊,少和那个人来往?!?/p>

  没等赵桓枢问怎么回事,大妈们就成群的离开了。

  这更让赵桓枢怀疑起张涵涵的男友来,一路走到1502按下门铃,开门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青年,留着长头发扎着马尾,穿着一身前卫的衬衫和牛仔裤,看到赵桓枢的时候就递给他一本教案,说这是你的吧?

  赵桓枢看男人的手指特别长,确实是弹钢琴的那种,不过他似乎很不愿意和自己多说话的样子。

  “那个,请问张涵涵老师……”

  “她没空,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不留你了,请自便吧?!蹦腥怂低赅氐木桶衙殴厣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