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博棋牌 > 灵异小说 > 鬼魂手机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阴阳相隔

第一百四十四章 阴阳相隔

  比如说女鬼,她现在完全把我和思思,当做他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

  认为我就是负心汉,所以这次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企图跟鬼讲道理。

  特别是女鬼。

  不然孔子怎么说,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女鬼更是如此!

  “思思……我们要……死了……你怕不……怕……”

  我缓缓侧过头来,艰难的看着思思,她这时候,脸色铁青,眼泪止不住的滑落下来。

  这一刻我是多想替她擦拭眼泪??!

  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真的恨我自己,为什么还是这样像个笨蛋一事无成。

  好几次都要茉莉和思思救我,我还算什么男子。

  亏两个女子这样为我,真的让我羞愧不已。

  说来我初入社会这么多年,感觉白混的,还是明叔的徒弟,要他老人家知道了,肯定认为我丢他的脸。

  思思被女鬼掐着脖子,声音干哑艰难的说:“我……不怕……刘新……不管你是怎样的人…我……胡思思……都会……爱你……”

  “哼哼,你们这对贱人……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谈情说爱……去死吧……”

  这一刻,思思被掐的昏厥了过去,已经没有知觉,不少黑气缠绕着我们两人,让我们根本不能动弹。

  “思思……思思……”

  “贱男!你想救她……哼哼,你没这个资格,都得死都得死……”

  女鬼恼羞成怒,后腿一蹬,灌入鬼力在双手上,我看见一圈圈黑雾缠绕在女鬼手上,那是一层层的煞气,他们牢牢包裹着女鬼,让她越来越疯狂,也限制着,让我们不能动弹。

  “轰~”

  大门轰的一声打开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茉莉!

  茉莉竟然单枪匹马的过来了,看着我两大叫道:“思思,刘新!”

  “咯咯……又来一个送死的……”

  女鬼单手一放,直接把思思放下,这时候,思思已经失去了知觉,随着女鬼的手一放开,她整个人就跟烂泥似得,倒在了地上,似乎没有知觉了。

  女鬼枯爪一样的手眼看就要伸向茉莉,只见茉莉向后一退,女鬼额了一声,及时把手伸回,甚至放在我脖子上的手也一并缩回了。

  我因此得救了,感觉把地上的思思在怀里,哽咽喊道:“醒醒,醒醒,思思,是我啊?!?/p>

  女鬼这边,当看到来的人,竟然是他的丈夫,当场呆住了,喊道:“吴浪!”

  原来茉莉把女鬼的老公给请来了。

  女鬼表面上憎恨吴浪,说到底还是因爱生恨。

  没有爱哪来的恨,当看到最爱的人来到自己身边,复杂的心情无语言表。

  女鬼在看到吴浪的一瞬间,全身上下的黑气逐渐散去,恢复成本来面目。

  女鬼那张脸不在变的狰狞,那是一张清清秀秀的脸,而此时的吴浪已经五十来岁了,脸上的容颜变老了,还有不少皱纹。

  事别三十多年后,这对阴阳相隔的夫妻,总算见上一面了。

  两人见后痛哭流涕,看来就算是事别三十多年吴浪也没忘了妻子。

  “荣儿,为什么……三十多年过去了,你还不投胎,还在这个地方……”

  吴浪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沟堑,沟堑里夹杂着泪水,看着三十多年前的妻儿,仍然是泪流满面。

  “我在等你……等你啊……这么多年,你总算来了……”

  女鬼擦干眼泪,把怀中的孩儿送到吴浪面前,道:“吴浪,你看,这是我们的儿子,当初我给你生的儿子,要是当初我们没死,说不定儿子现在都已经娶妻生子了……”

  “是啊……”

  女鬼的鬼儿子大约也就五六岁,因为是阴生的孩子,所以不会长成大人。

  鬼儿子眼巴巴的看着吴浪,幼稚的童音说道:“妈妈……这个是我的爸爸吗,为什么你这么年轻,爸爸这么老呢……”

  女鬼抚摸着儿子的头,温柔极了,跟她刚才凄厉的容颜相比,简直是两个人。

  “因为……因为……”

  突然女鬼想起了什么,白皙的脸上不断缠绕上黑气,狠狠道:“吴浪,你这个负心汉,你不是早有妻儿,还娶一个这么年轻的女人,而且你妻儿快要临盆了……”

  说罢女鬼狠狠掐住吴浪的脖子,双眼看着吴浪,希望他解释一下,可是吴浪仰着头,笑道:“杀了我吧?!?/p>

  “好,那我就杀了你!”

  茉莉这时候急了,大声道:“够了!我告诉你别不知好歹,你死后你老公根本未娶?!?/p>

  “那个怀孕的女人呢?”

  “那是你老公的媳妇,上次不过是带他们去医院,你死后你老公伤心不已,在孤儿院领会一个男童来带,后来男童长大成人娶了媳妇,那天你看见的女人,就是你老公的儿媳妇,换句话说,也是你的儿媳妇啊?!?/p>

  女鬼一听,不可思议的放开了吴浪,那张脸痛苦的说道:“吴浪,你为什么不接受,刚才我差点杀了你!”

  “能亲手死在你手上,我也愿意?!?/p>

  “你怎么这么傻?!?/p>

  如今误会解除,女鬼身上的煞气竟然自动消散,他没想到,吴浪竟然有意求死。

  “荣儿,你知道吗,你死去后这三十多年,我无不在想你,我的朋友父母,也叫我在娶一个,重新生活,可是我忘不掉你,还有我们的孩子……这么多年我总觉的你们还在,后来我连续来医院了三个多月,直到三个多月后,我领养了一个男孩,我把他当做我们的孩子来抚养,就像你和我生的那样,如今那孩子早已成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妻子现在已经在医院了,这个时间孩子应该生了下来,我心愿已了,所以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弥补我们缺失的时间……”

  听到这里,我心中骇然,喊道:“吴浪老先生,你阳寿未尽,你这样做不是……”

  “你不要劝我了,我前世修的缘分不够,妻儿早亡,我只希望

  死后能跟他们一起……你能帮我们吗?”

  “可是……”

  “这都是我自愿的,我亏欠她们太多了太多了,再说了,人总有一死,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而且死后,下辈子投胎,喝了孟婆汤,说不定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了,你说呢小兄弟?!?/p>